黃巢個人資料簡介

黃巢(820年-884年),曹州冤句(今山東菏澤西南)人,唐末農民起義領袖。

乾符二年(875年)六月,黃巢與兄侄八人響應王仙芝。乾符四年(877年)二月,黃巢率軍攻陷鄆州,殺死節度使薛崇。乾符五年(878年)王仙芝死,眾推黃巢為主,號稱"衝天大將軍",改元王霸。乾符六年(879年)正月,兵圍廣州。廣明元年(880年)十一月十七日,東都留守劉允章迎黃巢軍入洛陽。十二月一日,兵抵潼關。十二月十三日,兵進長安,於含元殿即皇帝位,國號"大齊",建元金統,大赦天下。

中和四年(884年)六月十五日,黃巢敗死狼虎穀。昭宗天複初年,黃巢從子黃皓率殘部流竄,在湖南為湘陰土豪鄧進思伏殺,唐末農民起義結束。

人物簡介

黃巢

(820年~884年),曹州冤句(今山東曹縣西北)人。其父姓周,名宗旦,世為鹽商。巢少時積財聚眾,喜賭博,尤好收留亡命之徒。唐懿宗以來,因皇室奢侈過度,賦稅沉重,加上連年發生水﹑旱災,遂致民不聊生,盜匪群起。唐僖宗乾符元年(公元874年),王仙芝率盜匪起事,翌年黃巢起兵響應,乾符五年王仙芝敗死於湖北,黃巢被推舉為衝天大將軍,率眾攻掠江﹑浙﹑閩﹑粵等地,廣明元年(公元880年)陷洛陽、長安,僖宗逃奔成都,巢自號為帝,國號大齊。唐以官爵籠絡李克用相援,大敗黃巢,巢自刎身亡,為害十年的黃巢之亂始告結束,史稱為黃巢之亂。

乾符二年 (875年)初,王仙芝﹑尚讓等在長垣(今河南長垣東北)發動起義 ,唐末農民起義爆發。五月,黃巢與同族兄弟﹑子侄黃揆和黃恩鄴等八人募眾數千響應。接著王﹑黃兩軍會合,協同作戰,東攻沂州(今山東臨沂)不克,就西向進攻洛陽周圍地區。唐統治者急調大軍夾擊。王﹑黃乃於幹符三年十月間南趨唐州(今河南泌陽)﹑鄧州(今河南鄧州市),以後又活動於今河南﹑湖北﹑安徽等地,反複衝擊敵人。同年底,蘄州(今湖北蘄春東北)刺史對王仙芝進行誘降,仙芝動搖,欲受唐官職。黃巢指斥他說:起初日本无码高清中文视频共立大誓,橫行天下,你獨自取官降敵,廣大群眾何所歸宿!因怒擊傷仙芝首。仙芝畏眾怒,不敢受唐命,遂與黃巢分兵作戰。黃巢率軍北上,攻克鄆州(今山東東平北)﹑沂州等地。以後王﹑黃雖曾一度合攻宋州(今河南商丘南),不久又分兵。 幹符五年,王仙芝在黃梅(今湖北黃梅西北)戰死,尚讓率餘部奔亳州(今安徽亳州)與黃巢所部會合,推黃巢為黃王,號衝天大將軍,建元王霸,署置官屬。

從此,黃巢成為起義軍的最高領導人。兩支義軍會合後,勢力又見壯大。黃巢再度北上,克沂﹑濮等州,然後沿黃河南岸西進,“欲窺東都(洛陽)”,唐朝急調軍隊增援東都。黃巢知攻東都無望,於是引兵南下,渡過長江,東趨下遊。在越州(今浙江紹興),遭到鎮海(今江蘇鎮江)節度使高駢部將張璘﹑梁纘的阻擊,義軍乃轉由浙江南進,開山路七百裏,進入福建,攻克福州(今屬福建)。黃巢在福州大力打擊官僚﹑地主,殺了頑固不化的“處士”周樸。後率大軍沿海岸南進,於六年九月攻占嶺南重鎮廣州。經過大約兩個月的休整,黃巢在這年冬又率領大軍北伐,自號“義軍都統”,並發表文告,宣布即將打入關中,指斥唐朝以宦官掌握朝政,綱紀紊亂,朝臣與宦官勾結,賄賂公行;還宣布義軍禁令,禁止刺史廣殖財產,縣令犯贓者全族處斬。他所指責的都是當時極弊,深得群眾擁護。義軍擁眾數十萬,從桂州(今廣西桂林)出發,乘大筏沿湘江順流北上,攻克潭州(今湖南長沙),又下江陵(今屬湖北)。本欲乘勝進兵中原,直趨關中,但至荊門(今屬湖北)為唐將領劉巨容所敗,乃轉而東進。於廣明元年 (880年)五月在信州(今江西上饒)擊斃淮南(今江蘇揚州北)節度使高駢的驍將張璘。七月,自采石(今安徽馬鞍山西南長江東岸)飛渡長江。高駢與唐廷有矛盾,又懾於義軍聲威,雖擁兵十餘萬,但保境而已,不敢出戰。黃巢渡江後以破竹之勢跨越淮河,於十一月占領東都洛陽進軍途中,義軍“整眾而行﹐不剽財貨”,沿途群眾紛紛參加義軍,眾達百萬。入洛陽城後,義軍勞問居民,閭裏晏然。黃巢北攻時,還特意轉牒唐朝各鎮兵將;你們各宜守壘,勿犯我兵鋒。我將入東都,到京師向皇帝問罪,與你們無涉。這些話分化了敵人營壘,所以兵行無阻。黃巢在東都並未久留,隨即轉旗西指,於年底突破潼關(今陝西潼關東北)天險,最後攻下了京師長安。唐僖宗和大宦官田令孜南逃成都。義軍入城之日,向貧民散發財物,並由大將軍尚讓向群眾宣布:“黃王起兵,本為百姓,非如李氏不愛汝曹。汝曹但安居無恐!”

十二月十三日(881年1月16日)黃巢即位於含元殿,國號大齊,改元金統。原唐朝官員,四品以下酌情留用,三品以上全部罷官。其中樞主要官員有:尚讓為太尉兼中書令,趙璋為侍中;原唐官崔和,楊希古並同平章事(即宰相);孟楷﹑蓋洪為尚書左﹑右仆射,兼軍容使(掌管近衛軍隊);翰林學士中還有著名詩人皮日休。黃巢在長安執行嚴懲皇族﹑公卿的政策,唐宗室留長安者幾無遺類,義軍查獲降官張直方夾壁中隱藏的高官顯貴百餘人後,全部處死。大齊政權還沒收富豪的財產,號稱“淘物”。富室皆赤腳而行。次年,唐軍曾一度攻入長安,義軍暫時撤出,當夜反攻,將唐軍驅逐出城。

但黃巢既未派大軍追擊唐僖宗,也沒有首先全力殲滅分鎮關中的唐朝禁軍,大齊政權也缺乏必要的經濟政策,生產﹑財政均無著落。這樣,敵我力量對比就逐漸發生了不利於義軍的變化。關中地主堅壁清野,使大齊政權陷入嚴重的缺糧困境;中和二年 (882年)大齊的同州(今陝西大荔)防禦使朱溫叛變降敵;沙陀族李克用應唐朝的乞援,率勁旅一萬七千人南下;敵方軍力大大增強。這時,黃巢發現困守關中已很不利,乃於三年四月東撤,攻逼蔡州(今河南汝南),唐節度使秦宗權戰敗,投降黃巢。

六月間,義軍開始圍攻陳州(今河南淮陽)。守將頑抗,義軍久攻不克,朱溫和李克用又先後前來增援,黃巢遂於四年四月解圍,逾汴而北,又遇到唐徐州節度使時溥的阻擊,作戰不利,最後退至狼虎穀(今山東萊蕪西南),於六月十七日兵敗自殺(一作為甥林言所殺)。曆時九年餘的農民戰爭至此結束。

不久後,唐王朝即告滅亡,曆史進入五代十國時期。

折疊編輯本段生平事跡

折疊投身義師

黃巢,出身鹽商,積財聚眾,尤好收留亡命之徒。唐懿宗以來,因皇室奢侈過度,賦稅沉重,加上連年發生水﹑旱災,遂致民不聊生,盜匪群起。唐僖宗乾符元年(公元874年),王仙芝率盜匪起事,翌年黃巢起兵響應,乾符五年王仙芝敗死於湖北,黃巢被推舉為衝天大將軍,率眾攻掠江﹑浙﹑閩﹑粵等地,廣明元年(公元880)陷洛陽、長安,僖宗逃奔成都,巢自號為帝,國號大齊。唐以官爵籠絡李克用相援,大敗黃巢,巢自刎身亡,黃巢起義始告結束。黃巢生平,曾與同鄉人王仙芝以販賣私鹽為業。在同官府緝私的鬥爭中,他練就了一身武功,善於騎射,並負氣仗義,好抱打不平。後來,他曾幾次應試進士科,但皆名落孫山,於是他滿懷激情地寫了一首《不第後賦菊》詩。其詩寫道:“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當時,唐朝統治腐敗,內有宦官專權,外有強藩割據,綱紀隳紊,政治危機日漸加深。翰林學士劉允章曾上書直諫,說“國有九破”和“民有八苦”,揭露了“權豪奢僭”、“賄賂公行”、長吏殘暴、賦役不均的弊政,指出了農民在“官吏苛刻”、“賦稅繁多”的殘酷剝削下,“凍無衣,饑無食”,“號哭於道路,逃竄於山澤,夫妻不相活,父子不相救”的悲慘處境。

僖宗乾符元年(874),河南又連年發生了水旱災,“麥才半收,秋稼幾無,冬菜至少”。但自懿宗以來“用兵不息,賦斂愈急”,各州縣又不上言災情,致使“百姓流殍,無處控訴”。於是王仙芝與尚君長等聚眾數千人,於長垣(今屬河南)揭竿而起。王仙芝自稱天補平均大將軍,兼海內諸豪都統,傳檄諸道,斥責唐朝吏治腐敗、賦役繁重、賞罰不平等罪惡。

乾符二年(875)六月,王仙芝等攻陷了濮州(今河南範縣)、曹州,並擊敗了前來鎮壓的官軍。這時黃巢與族兄弟子侄黃存、黃揆、黃思鄴及外甥林言等八人聚眾數千人,響應王仙芝,各地饑餓的農民爭先加入起義軍。“數月之間,眾至數萬”。

在此之前,各地曾流傳著“金色蛤蟆爭努眼,翻卻曹州天下反”的民謠。如今曹州已被農民軍攻陷,應驗了民謠,向人們預示著農民起義的風暴將在全國興起,這既大大鼓舞了農民軍的鬥爭士氣,也極大地震撼了唐朝統治者。

折疊縱橫中原

唐廷見王仙芝與黃巢起義軍聲勢浩大,立即詔令淮南、忠武、宣武、義成、天平等五節度使進擊義軍。在敵強我弱的形勢下,王仙芝與黃巢采取了避實就虛的流動戰術,率軍進圍沂州(治今山東臨沂)。乾符三年(876)七月,天平節度使宋威在沂州城下擊敗了義軍,並上奏說王仙芝已死,遣散了諸道兵。王仙芝、黃巢利用這一有利時機,經過短暫休整之後,便轉戰河南,迅速攻占了陽翟(今河南禹縣)、郟城(今河南郟縣)等八縣之地。接著,農民軍又攻陷了汝州(治今河南臨汝),威震東都洛陽。唐廷軟硬兼施,一麵下令赦免王仙芝等人,一麵又頻頻調動各地官軍鎮壓農民軍。王仙芝在攻占陽武之後,攻鄭州不下,於同年十二月接連進攻申、光、廬、壽、舒、通州等地,逼近揚州,淮南節度使多次向朝廷告急。 在農民軍的沉重打擊下,唐各地州官多聞風喪膽。當王仙芝、黃巢進攻蘄州(治今湖北蘄春)時,該州刺史裴偓誘降義軍領袖,請唐廷授任王仙芝為左神策軍押牙兼監察禦史。王仙芝思想有了動搖,欲放棄鬥爭,接受唐的官職。黃巢大怒,斥責王仙芝說:“始者共立大誓,橫行天下,今獨取官赴左軍,使此五千餘眾安所歸乎!”這時群情激憤,責罵不已,怒不可遏的黃巢出拳把王仙芝打得頭破血流。在這場衝突之後,黃巢率領二千人馬向北進發,與王仙芝分道揚鑣了。

乾符四年(877)二月,黃巢率軍攻陷鄆州(治今山東鄆城),殺節度使薛崇。三月,又攻陷了沂州。黃巢雖連下二州,但仍是孤軍作戰,勢單力薄。這時王仙芝部將尚讓屯兵嵖岈山(今河南遂平西),黃巢便與尚讓會合,共保嵖岈山。黃巢與王仙芝再次合兵不久,即進攻宋州(治今河南商丘南),由於唐廷調來大批援軍,農民軍作失利。於是王仙芝率原班人馬南下,再次與黃巢分裂。黃巢率本部人馬在蘄、黃一帶迂回作戰,由於作戰失利,不得不北返中原,連下匡城(河南封丘東北)、濮州。乾符五年(878)二月,轉而進攻亳州(治今安徽亳縣)。在此期間,王仙芝相繼攻克了安、隨二州後,再次為唐廷誘降動心,派尚君長等人前去聯絡,卻為唐將所殺。王仙芝知道上當受騙,遂進兵荊南,不久在黃梅兵敗戰死。餘眾一部分南下,活動於江浙一帶;另一部分則由尚讓率領北上,與黃巢會師於亳州。王仙芝既死,眾將便推黃巢為主,號稱“衝天大將軍”,改元王霸,並設官分職,初步建立了農民軍政權機構。不久,在黃巢率軍襲破了沂、濮二州之後,形勢又一度逆轉。唐廷命右衛上將軍張自勉為東北行營招討使,督兵進剿農民軍。黃巢欲進兵襄邑、雍丘,為滑州節度使李嶧所阻。在各地活動的義軍也多被官軍擊潰。黃巢欲進攻東都,唐廷又迅速派來大批援軍。這時,唐廷再一次誘降,詔命黃巢為右衛將軍,但黃巢“度藩鎮不一,未足製己”,仍拒絕投降唐朝。

轉戰南北

乾符五年(878)三月,黃巢率軍進攻汴、宋二州,唐廷以張自勉充東南麵行營招討使,以阻止義軍。黃巢轉攻衛南(今河南滑縣東北)、葉(河南葉縣)、陽翟(河南禹縣),唐廷又詔命河陽兵千人開赴東都,與宣武、昭義兵守衛宮闕,還征調義成兵三千人守衛東都附近的伊闕、武牢等地,以增強東都的防禦力量。黃巢見河南一帶官軍勢力強大,難以取勝,而江南則力量相對薄弱;而王仙芝舊將王重隱又攻陷了洪州(治今江西南昌),轉戰於湖南,於是便率軍渡江南下,與王重隱部相呼應,接連攻下了虔、吉、饒、信等州。八月,黃巢軍進攻宣州,在南陵為官軍所敗,於是又進入浙東,經婺州至衢州(今屬浙江),然後披荊斬棘,開山路七百裏,攻入福建。同年十二月,義軍攻下了福州(今屬福建)。 在農民軍中曾有“逢儒則肉,師必覆”的傳說,其意是遇到儒者則殺,軍隊必然要覆滅。大概是黃巢屢試進士不第,對儒者頗為同情,因此當農民軍進入福建後燒官府、殺官吏,但凡自稱為儒者的皆釋而不問。當義軍經過崇文館校書郎黃璞門前時即下令說:“此儒者,滅炬弗焚。”

乾符六年(879)正月,黃巢軍遭藩帥高駢部將張璘、梁纘的襲擊,一再失利,遂進入廣南,包圍了廣州(今屬廣東)。在此期間,黃巢曾致書浙東觀察使崔璆、嶺南東道節度使李迢,求為天平節度使。二人懼怕黃巢威勢,極力申奏,但朝廷不許;黃巢自己上書,求為廣州節度使,卻隻授予率府率。黃巢惱怒,大罵執政,便急攻廣州,遂於九月占領了嶺南的這個重鎮,殺節度使李迢,並進而攻占嶺南一些州縣。黃巢在廣州自稱“義軍都統”,並發布檄文,斥責朝廷“宦豎柄朝,垢蠹紀綱,指諸臣與中人賂遺交構狀,銓貢失才”,提出“禁刺史殖財產,縣令犯贓者族”,檄文所說,史稱“皆當時極敝”。黃巢軍已轉戰各地多年,這次占領廣州,“欲據南海之地,永為巢穴”,作為反抗唐朝統治的根據地。但在這一年,從春至夏,疫病大為流行,不少義軍將士染上了疫病,“死者十三四”,部下又多“勸請北歸,以圖大利”。黃巢見在廣州難以持久,於是決定殺回中原地區。同年十月,黃巢率軍離開廣州,向西北進發,攻取了桂州(治今廣西桂林),恰遇湘江水暴漲,義軍便乘數十隻大木筏順流而下,經永州(治今湖南零陵)、衡州(治今湖南衡陽),攻占了潭州(治今湖南長沙)。之後,尚讓乘勝進攻江陵(今屬湖北),號稱五十萬。荊南節度使王鐸見義軍聲勢浩大,諸道兵又未趕到,以為江陵兵少難以固守,便退守襄陽。尚讓攻克了江陵後即與黃巢合兵進攻襄陽,但在荊門中了埋伏,被官軍擊敗,損失甚大。黃巢收集餘眾,稍加休整,遂渡過長江進攻鄂州(治今湖北武漢),攻破了外城。之後,又轉而進攻饒、信、池、宣、歙、杭等十五州。這時黃巢軍又得以發展,“眾至二十萬”。

黃巢在江浙一帶的勝利進軍再次震撼了唐廷,唐僖宗一麵任命淮南節度使高駢為諸道行營都統,命他迅速進攻義軍,同時征調昭義、感化、義武諸道兵南下,與高駢協力作戰。廣明元年(880)三月,高駢遣其將張璘渡江南下,黃巢軍連戰失利,退守饒州(治今江西波陽)。張璘又乘勝進軍,五月,黃巢又退守信州(治今江西上饒)。這時北方諸道軍已兵臨淮南,張璘又率兵追擊甚急,而信州又恰遇疫病流行,義軍士卒多死,元氣大傷。在義軍處境十分危急的時刻,黃巢巧施緩兵之計:一方麵用重金賄賂張璘,使其減慢進軍;另一方麵又致書高駢,表示“投降”。高駢中了黃巢圈套,以為大功告成,遂上奏朝廷,聲稱義軍“不日當平,不煩諸道兵,請悉遣歸”。當黃巢獲悉諸道兵已經北渡淮河,散歸其鎮,而且義軍也恢複了作戰能力,即抓住時機,一舉殺死張璘,大敗淮南兵,並乘勝攻占了睦州(治今浙江建德)、婺州(治今浙江金華)。

同年七月,黃巢率軍從采石(今安徽馬鞍山西南)北渡長江,進圍天長、六合等縣,義軍一時兵勢甚盛。這時,高駢見諸道兵已經北歸,張璘又戰死,“自度力不能製,畏怯不敢出兵,但命諸將嚴備,自保而已”,同時又向朝廷上表告急,奏稱義軍六十萬,距揚州已不足五十裏。之後“遂稱風痹,不複出戰”。

唐廷本對高駢寄以厚望,這時見高駢告急,頓時慌了手腳,急忙詔命河南調動各道兵駐守溵水(今河南商水西南),以阻止黃巢軍北進。九月,義軍擊敗泗州(治今江蘇盱眙)官軍,又遇溵水官軍內訌,各自散歸本鎮,於是義軍全部渡過淮河。黃巢自稱“率土大將軍”,隊伍“自淮以北整眾而行,不剽財貨,惟驅丁壯為兵耳”。義軍攻陷申州(治今河南信陽)之後,長驅進入潁、宋、徐、兗等州,所到之處,官吏四處逃散。

起初,義軍將北渡淮河時,宰相豆盧瑑曾議請授黃巢為天平節度使,待其到鎮時再發兵除掉他。另一宰相盧攜執意不從,認為隻要發兵守住泗州,義軍不能入關,必還掠江、淮,便無能為力。不久義軍北上,淮北告急,盧攜遂惶愧稱病不出,京師也充滿了恐怖氣氛。十一月,義軍進入汝州(治今河南臨汝),黃巢自稱“天補平均大將軍”,並傳檄官軍說:“各宜守壘,勿犯吾鋒!吾將入東都,即至京邑,自欲問罪,無預眾人。”這時朝廷亂作一團,有人主張調發關內諸鎮兵扼守潼關,大宦官田令孜還自請率兩神策軍弓弩手去守關;有人則認為義軍擁有六十萬之眾,潼關又無重兵,難以堅守。但僖宗還是決定讓田令孜率兵東守潼關。十一月十七日,黃巢大軍進抵洛陽城下,唐將齊克讓退守潼關,東都留守劉允章則率眾出城迎接黃巢入城。義軍紀律嚴明,隻是“供頓而去,坊市晏然”。

建立大齊

黃巢軍進占洛陽不幾日,即向關中挺進。十一月二十一日,僖宗以田令孜為汝、洛、晉、絳、同、華都統,將左、右軍東討。就在這一天,黃巢率軍西進,攻占了虢州(治今河南靈寶)。並警告拒守潼關的官軍說:“吾道淮南,逐高駢如鼠走穴,爾無拒我!”田令孜雖名為汝、洛諸州都統,率神策、博野等軍十萬守潼關,但他隻是遙領,卻派左軍馬軍將張承範等率神策軍前往拒戰。當時,神策軍士皆是長安豪富子弟,隻是為了厚得供給和賞賜才賄賂宦官掛名軍籍的,平日高車大馬,悠然自得,未嚐經曆戰陣。所以一旦聽說出征,嚇得父子抱頭相哭,為了逃避戰事,多以金帛雇商販與貧民代行。十二月一日,黃巢大軍進至潼關, 唐守關將士斷炊,士氣低落。義軍奮力攻關,而尚讓又從被稱為“禁坑”的關旁穀中小道迂回到關後,前後夾攻,官軍潰退,博野亂軍直奔長安,大肆劫掠。 黃巢一舉破關,又乘勝攻克了華州(治今陝西華縣),留部將喬鈐駐守,自己親率大軍直搗長安。十二月五日,百官剛剛退朝,傳聞博野亂兵入城,即各自逃匿,僖宗在田令孜神策軍的護衛下,狼狽逃往成都避難,隻有很少人從行,文武百官及諸王、妃多不知皇帝去向。當天下午,黃巢前鋒柴存未受到任何抵抗即順利進入長安,唐金吾大將軍張直方率文武官數十人至灞上迎接。黃巢乘坐金色肩輿,其將士皆披發,束以紅綾,身穿錦袍,手執兵器,簇擁黃巢而行。義軍浩浩蕩蕩,“甲騎如流,輜重塞塗,千裏絡繹不絕”。黃巢終於實現了“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的夙願。黃巢軍意氣洋洋地進入長安城,長安市民夾道觀看,尚讓一再告諭市民說:“黃王起兵,本為百姓,非如李氏不愛汝曹,汝曹但安居無恐。”義軍將士在街道上每遇到貧民,“往往施與之”。

攻進長安

十二月十二日,黃巢進入太清宮。翌日,於含元殿即皇帝位,國號“大齊”,建元金統,並大赦天下。黃巢封其妻為皇後,尚讓、趙璋等為宰相,鄭漢璋為禦史中丞,李儔等為尚書,皮日休為翰林學士,孟楷、蓋洪等為尚書左、右仆射兼軍容使。黃巢下令:唐官三品以上全部停任,四品以下則官複原職。可見,大齊是由農民軍文武官與唐官僚混合而成的一個政權機構。農民軍憎恨官吏,對唐宗室、公卿士族實行嚴厲的鎮壓政策,“殺唐宗室在長安者無遺”。宰相豆盧瑑、崔沆及左仆射於琮、右仆射劉鄴、太子少師裴諗等藏匿民間,被義軍搜出後“皆殺之”,將作監鄭綦、庫部郎中鄭綦拒不投降,“舉家自殺”。投降黃巢的左金吾大將軍張直方因匿公卿於夾壁牆中,事發後被殺。農民軍給唐宗室、公卿士族以巨大的打擊,“華軒繡轂皆銷散,甲第朱門無一半”;“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韋莊的這些詩句形象地反映了這一曆史事實。 大齊政權的建立,標誌著黃巢起義軍已取得了巨大的勝利,昔日威令天下的公卿貴族已被打翻在地,而備遭欺壓淩辱的貧苦農民如今卻堂而皇之地做了大齊皇帝,揚眉吐氣,這無疑是一個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當時有人寫詩道:“自從大駕去奔西,貴落深坑賤出泥。邑號盡封元諒母,郡君變作士和妻。扶犁黑手翻持笏,食肉朱唇卻虀”作者雖然站在敵對的立場上譏諷農民政權,卻也無法掩蓋這一曆史巨變的事實。黃巢雖然建立了農民政權,但卻沒有出台什麽改革措施,穩定人心。也沒有及時追擊望風而逃的僖宗朝廷,給敵人以喘息的機會,所以僖宗得以從容地組織力量,大力圍剿起義軍。當僖宗逃至興元時,即詔令諸道各出軍收複京師。

中和元年(881)正月,詔令鎮東、太原、代州等藩帥各發本道兵並赴京師討伐義軍。三月,以鳳翔節度使鄭畋同平章事,充京西諸道行營都統,與涇原、秦州、鄜延、夏州等節度使“同盟起兵,傳檄天下”。七月,又以宰相王鐸兼滑州刺史,兼充京城四麵行營都統,“遣郎官、禦史分行天下,征兵赴關內”。僖宗調兵遣將,各路軍馬陸續向京師進發。黃巢稱帝後,曾遣使調發河中(今山西永濟西)糧餉,唐河中將王重榮拒戰,繳獲糧餉四十餘船。

廣明元年三月,黃巢以朱溫為東南麵行營都虞候,攻陷了鄧州(治今河南鄧縣),以阻止荊、襄官軍北上。接著又遣尚讓、王播率軍進攻鳳翔(今陝西寶雞)。尚讓以為鄭畋乃一介書生,不諳軍事,麻痹輕敵,中了埋伏,大敗而歸,損失二萬多人。原已投降義軍的唐夏綏節度使諸葛爽這時也背叛了義軍。四月,黃巢任命其將王玫為邠寧節度使,為唐將所攻殺。這時部分官軍已分別進至長安附近的渭北、沙苑、渭橋、武功和盩厔(今陝西周至),漸漸逼進長安。黃巢誤以為唐大軍趕到,急忙率軍出城東走。唐軍入城大肆劫掠,亂不成軍。黃巢夜宿灞上,聽說官軍已亂,又無援軍,回師攻城,官軍大敗,“死者十有八九”,義軍收複了長安。這時,義軍同州刺史王溥、華州刺史喬謙(鈐)、商州刺史宋岩聽說黃巢已撤離長安,也慌忙棄城而走。稍遇風吹草動,黃巢及其將則棄城而走,這一事實說明大齊政權還是很不穩固的。

黃巢再次進駐長安後,也極力想打開局麵。中和元年(881)六月,遣其將王播圍攻興平(今屬陝西),擊敗了唐邠寧節度使朱玫。八月,黃巢將李詳擊敗唐昭義節度使高潯,乘勝收複華州。十一月,孟楷、朱溫進軍富平(今陝西富平東北),唐邠、夏二軍敗歸本道。中和二年(882)二月,朱溫再次攻占了同州。

黃巢軍雖然四處作戰,或勝或敗,但始終未能打開局麵,黃巢“號令所行,不出同(今陝西大荔)、華(陝西華縣)”,基本上仍局限於長安一隅地。一些地主武裝多入深山“築柵自保,農事俱廢,長安城中鬥米直三十緡”。兼之義軍又長期習慣於流動作戰,即使在其勢力十分強大時也往往是攻下一城,不久又丟棄,像東都洛陽這樣的經濟、軍事重地也不留一兵一卒駐守。由於長期沒有建立鞏固的根據地,得不到充足的供給,長安糧食供給嚴重不足,將士或以樹皮充饑。因此,當唐諸路大軍雲集長安,向義軍發起總攻時,形勢便急轉直下,曆時三年的大齊政權也就很快崩潰了。

敗死狼虎穀

中和二年(882)九月,朱溫變節降唐。李詳也欲投降,被黃巢所殺。黃巢任命黃思鄴為華州刺史,但到了十一月,即被李詳舊卒逐出。中和三年(883)正月,沙陀李克用率兵五萬進至沙苑,擊敗了黃揆。二月,黃巢見義軍節節敗退,糧食也將吃光,便“陰為遁計,發兵三萬搤藍田道”,為撤離長安做好準備。 同年四月,唐諸鎮兵從四麵八方會集京師。李克用與河中、忠武鎮將率先出戰。黃巢率大軍於渭橋迎戰,一日三戰,連戰失利,其他諸道兵也乘機發起攻擊,義軍大敗。四月十四日,李克用軍攻入長安,黃巢力戰不勝,遂連夜撤離長安。這時義軍尚有十五萬。黃巢揚言奔徐州,實際上卻經藍田關進入了商山(今陝西商縣東)。在撤退中,義軍把輜重珍貨遺棄於道路,官軍在長安大肆搶掠之後,又在路上爭先拾取財物,不再追擊,故黃巢“得整軍而去”。

五月,黃巢驍將孟楷率萬人奔襲蔡州(治今河南汝南),唐節度使秦宗權迎戰敗北,遂歸順了義軍。接著孟楷又進攻陳州(治今河南淮陽),陳州刺史趙犨早有防備,乘機襲殺了孟楷。六月,黃巢與秦宗權合兵圍攻陳州,“掘塹五重,百道攻之”。黃巢還在州城北“立宮室百司,為持久之計”。在黃巢圍攻陳州時,唐廷不斷調動軍隊,以圍剿農民軍。七月,朱全忠(溫)被任命為宣武節度使,加東麵招討使。九月,命感化軍節度使時溥為東麵兵馬都統。十二月,陳州被圍困日久,即向鄰道求救。於是忠武鎮周岌與時溥、朱全忠等皆率兵前來救援。

中和四年(884)正月,黃巢軍仍是勢力強大,周岌等諸路救兵被義軍打得落花流水,招架不住,不得不共同向河東節度使李克用求救。二月,李克用率蕃、漢兵五萬前來增援。黃巢圍攻陳州數百天,卻始終未能攻克。這時李克用會同許、汴、徐、兗等州軍馬向陳州進發,先擊敗了駐守陳州北的太康尚讓軍,又擊敗了陳州西的西華黃思鄴軍,於是黃巢從陳州周圍撤軍,退至陳州北的故陽裏。五月,連日大雨,平地水深三尺,黃巢軍營為水所漂,又聽說李克用大軍將至,遂奔向汴州。當黃巢軍從中牟(今河南中牟)北汴河王滿渡口渡河時,李克用乘勢襲擊,義軍大敗,死傷萬餘人,尚讓率其部下投降了時溥,別將李讜等人投降了朱全忠。義軍損失慘重,黃巢率殘兵敗將向東北逃去,李克用又追殺到封丘(今河南封丘)。這時又遇大雨,黃巢隻收集散兵近千人,冒雨東奔兗州。

六月十五日,武寧將李師悅與尚讓追至瑕丘(今山東兗州),黃巢與唐軍“殊死戰,其眾殆盡”,與其外甥林言走至泰山狼虎穀的襄王村(今山東萊蕪西南)。這時,林言見大勢已去,“懼追至並命”,於是便乘機殺了黃巢及其兄弟妻子。林言持黃巢等人首級欲向時溥獻功,在路上卻遇到沙陀博野軍,他們殺了林言,將林言及黃巢等人首級一並獻於時溥。黃巢殘暴毒虐,觀念狹隘,嗜好濫殺無辜,攻克長安之後不思進取,未消滅分鎮關中的唐朝禁軍,又缺乏經濟政策,最後被唐軍擊敗。黃巢從子黃皓率殘部流竄,號“浪蕩軍”。昭宗天複初年,進攻湖南時,為湘陰土豪鄧進思所伏殺。至此唐末農民起義結束。

唐僖宗中和四年,秋七月,僖宗在大玄樓舉行受俘儀式。武甯節度使時溥獻上黃巢首級,另有黃巢姬妾二三十人。僖宗問“汝曹皆勳貴子女,世受國恩,何為從賊?”居首的女子回答:“狂賊凶逆,國家以百萬之眾,失守宗祧,播遷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賊責一女子,置公卿將帥於何地乎!”上不複問,皆戮之於市。臨刑前,執法人員可憐這些婦女,讓她們喝醉後再執刑,女孩們邊哭邊喝,不久在醉臥中受死,獨居首的女子不哭亦不醉,從容就死。黃巢亂後,唐朝又勉強維持了二十三年的國祚。

哀帝天佑四年(907年)宣武節度使朱溫篡唐,建國號為梁。唐朝滅亡,進入五代十國。

黃仁宇《中國大曆史》論及:“……黃巢渡過長江四次,黃河兩次。這位曆史上空前絕後的流寇發現唐帝國中有無數的罅隙可供他自由來去。各處地方官員隻顧本區的安全,從未構成一種有效的戰略將他網羅。”

黃巢從揭竿而起至失敗身亡,曆時十年之久。他的活動北 起山東,南至廣東,西至陝西,轉戰南北,縱橫全國十二省,推動了各地的農民鬥爭,沉重地打擊了唐朝的腐朽統治。黃巢打著“天補平均大將軍”的旗幟,表明了農民樸素的平均主義思想,這對後世的農民戰爭具有深遠的影響。

    藺相如

    藺相如,戰國時趙國大臣,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 趙惠文王時,秦強索趙和氏璧。他受命攜璧入秦,當廷陳詞力爭,終完璧歸趙。趙惠文王二十年(前279年)隨趙王赴澠池(今河南澠池西)與秦王相會。因善於應對,使趙王免遭屈辱,擢為上卿。對趙相廉頗能一再容...

    劉禪

    劉禪(shn)(207-271),即蜀漢後主,字公嗣,又字升之(《魏略》)。小名阿鬥。劉備之子(非長子,劉備的長子是誰已不可考,但肯定是多次被呂布以及曹操俘虜),母親是昭烈皇後甘氏。三國時期蜀漢第二位皇帝,公元223-263年在位。公元263年蜀漢被曹魏所...

    ag8亚游集团 ag官方亚游 AG亚游集团 亚游集团 菲律宾AG官网 菲律宾AG亚游 ag亚游游戏官网 AG亚洲集团 ag8亚游集团官方网站 AG亚游国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