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之神行天下

她,冷安夏,是二十一世紀的孤兒,不知道親身父母是誰,無意中遇見了一位奇怪的白胡子老者,於是,被騙往了一個叫做天羅大陸的世界……

她,夏淺沫,東國丞相的孫女,爺爺寵,哥哥愛,然而因為是個不會哭,不會笑的木頭人,所以被很多人瞧不起……

當冷安夏附身到夏淺沫身上,又會發生什麽樣驚天動地的事呢?

有人說,她很心狠,惹了她的人,死,亦或是生不如死。

有人說,她很重情,隻要是被她認可的人,她會不顧一切的去保護。

異世之神行天下

冷安夏是個孤兒,從她出生起就沒見過自己的父母,自小在孤兒院長大,身邊隻有一個叫做羅冉的朋友,而她今生的願望就是能夠尋找到親身父母,問問他們為何要丟下自己?也因此,才會被人設計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雪花飄零,寒冬冷冽的氣息撲打著冷安夏的肌膚,她皮膚白裏透紅,鳳眸含水,嫵媚至極,可偏偏生了一身的傲骨,與她妖媚的外表形成了對比。

冷安夏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不同,比如說常人無法所及的容顏,每到一處地方就可以感覺到周圍地段的信息,一雙清澈的藍眸,與之俱來的冷傲氣息,還有可以用眼睛探視到對方的內心,包括他們心中所想說的話。

所以冷安夏知道,女生們都討厭她,因為她的長相絕世無雙。男生們都對她擁有,她討厭那樣子的人,不願與之交流。從小到大,唯獨羅冉美少年是真心以待,雖然冷安夏知道羅冉喜歡自己,可她從羅冉的心中探聽到的是,羅冉沒有任何的占有欲,他知道他配不上自己,隻想跟在身後,看到自己幸福。

這樣子的少年,是任何人都會感動的吧!冷安夏被他內心的告白所感動,所以跟他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也嚐試著接受他。

“小姑娘,你可以等一下嗎?”背後一聲陌生的聲音喚住了她,

冷安夏回頭,她的身後隻站立著一位長著白胡子的老爺爺,難道剛才是他在喚她嗎?可是喚住她的聲音明明很年輕,不應該是老爺爺啊!況且她又不認識這個老爺爺。為防止萬無一失,冷安夏指指自己的鼻子,問道:“老爺爺,你是在叫我嗎?”

老爺爺爽朗的笑道:“嗬嗬,小姑娘,我當然是在叫你啊。”

還是剛才年輕的聲音,冷安夏蹙了下眉,不解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麵前的老爺爺:“可是老爺爺,我不認識你,你找我有什麽事嗎?”他的聲音聽起來那樣年輕,為何長的確是這麽老呢?這是冷安夏最不解的問題。

“安夏小姑娘,你不是想找你父母嗎?我可以帶你去哦,”白胡子老爺爺拋出了一個最大的誘餌,也是冷安夏現在最想做的一件事。

果然,冷安夏的身子顫抖了一下,有些動容。可十幾年探聽來的人心險惡告訴她,不能輕信他人,尤其是陌生人。於是冷安夏用意識進入到了老爺爺的內心,探聽他真是的想法到底是什麽?可是,就在她的意識強行進入老爺爺身體時,一束金光閃過,她的意識被打了出來。頓時,冷安夏後退了幾步,臉上血色盡去,顯得一片蒼白。

不,不可能,她以往探聽別人的內心,還從未有過失敗的情況。這個老爺爺到底是誰?竟然可以抵抗住自己的意識。

正當冷安夏驚懼的時候,白胡子老爺爺露出一抹陰謀得逞的陰險笑容:“嗬嗬,安夏小姑娘,你可知隨隨便便進入別人內心可是不好的哦。我老人家好心想要幫助安夏小姑娘,安夏小姑娘居然這樣對老人家,嗚嗚,我老人家好傷心哦,”說著,故意擠下兩滴眼淚。

冷安夏抬起腦袋,咬著雙唇,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問道:“老爺爺,你真的能找到我的父母嗎?你知道他們為什麽要拋下我嗎?”

白胡子老爺爺止住了哭泣,裝模作樣的撫摸著白胡子,另一隻手偷偷的伸到背後,做了一個“v”字手勢,然後幹咳了兩聲,說道:“我老頭子從不騙人,隻要你和我的神器簽了約,到最後它會帶你去找你的父母。

冷安夏有點捉摸不定,自小自己不平常的反映告訴她,這世上有很多離奇的事,剛才老爺爺說了神器,那他是否是神界來的人呢?難道爸爸媽媽去了神界做神仙了嗎?若是自己去找了爸爸媽媽,羅冉怎麽辦?要是留在這裏,就見不到爸爸媽媽了。

想了半天,冷安夏終於抬起腦袋,堅定的說道:“帶我去找爸爸媽媽,”她願意相信老爺爺一次,而且,找到了爸爸媽媽之後,她會回來尋找羅冉的,希望他能夠等她。

雪越飄越大,孤零零的大街上,行人都走光了,隻剩下冷安夏與白胡子老爺爺,仿佛至大的空間中,隻有他們的存在。

旁邊高高的掛在建築物上的電視上響來廣播員甜美的聲音:“今日夜晚將會出現罕見的暴風雪,希望路上行走的人們快速的回到屋中。今日夜晚將會出現罕見的暴風雪,希望路上行走的人們快速的回到屋中,”一句話,不停的重複著。

“好,”白胡子老爺爺伸出手掌,一個散發著金光的玉鐲子安靜的躺在他布滿繭子的手心上,冷安夏一時之間看呆了,似乎內心有什麽聲音在呼喚著她,讓她去拿那金光燦爛的玉鐲子。

忍耐中心中不正常的騷動,冷安夏不明的問道:“該如何契約?”

“神器滴血認主,隻要融匯了你的血液,它今生變會隻做你的神器,任何人都無法獲得它,”似乎在相應著他的話,玉鐲子的光芒忽隱忽現著。

冷安夏用力的咬破手指,指頭上泛起鮮紅的血液。玉鐲等不及的的飛了起來,一滴血落在了玉鐲子上,玉鐲子的光芒忽然變得強烈,把冷安夏的身子包圍了起來。冷安夏站在光芒中,任憑金光帶著自己升到了上空,眨眼之間,冷安夏與玉鐲子都消失在了空中,如同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見那個小丫頭終於消失了,白胡子老爺爺驚嚇的拍了拍胸口,幸好幸好,她的神識還不是很強,若是修行高於自己的話,就可以進入內心探聽了。之後,好像想到了什麽,老爺爺又對著天放聲大笑,自己終於騙她成功了,也該回去複命了。

老爺爺整理了下行裝,消失在了白茫茫的世界中。

    中國女子菲機場遭掌摑

    中國女子菲機場遭掌摑中國女子菲機場遭掌摑,網絡上一段視頻引發...

    廈門一逃犯遇交通盤查 奪路逃跑

    12月18日17時30分許,廈門街頭發生開槍襲警事件,一男子掏出疑似自製槍支向警方射擊,隨後棄車而逃。澎湃新聞當晚從廈門警方采訪獲知,事發前民警在查處交通違章時發現一男性駕駛員為網上逃犯,男子在棄車逃離現場時朝追捕民警開了一槍,未造成人員傷亡。目...

    AG亚洲集团 AG真人 AG现金网 AG亚游电投 AG8.COM AG平台官网 亚游ag官网 澳门AG真人 AG亚游集团 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