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川特大血案原因 青川特大血案圖片視頻 青川特大血案犯罪嫌疑人資料

青川特大血案:60多歲的梅中春,就住在距案發現場100米遠的山坡上。7月13日下午,在他的指引下,記者來到當年的案發現場,曾經繁忙的公路已變成了荒地,一邊是茂密的森林,一邊是已蓄水的白龍江。

 

警方調查得知,1994年10月17日上午,李洪安排人租來一輛大客車和兩輛中巴車,組織人員上車後,分發了西瓜刀,後來又安排人製作了炸藥包。隨後,三車向大坪進發。17日上午,李代明一方聽說李洪的人已到沙洲,迅速派人至元坪子攔車,並安排人手埋伏在公路附近的樹林中。當天13時許,李洪一方的車輛行駛至元坪子處遭攔截,李代明的一名同夥朝第一輛客車開了一槍,隨後,眾人持砍刀、木棒打砸車窗,埋伏人員用石塊和炸藥包投擲三車,李洪等人被迫逃離客車。李代明一方在公路上繼續“追擊”,李洪一方有的向山上逃亡,有的躲入附近農戶家中,還有數十人被追攆至白龍江中,導致17人溺亡,15人失蹤。此外,李洪和另一人被砍死。

 

原青川縣黃金管理局一工作人員介紹,那時辦理采金許可證,隻是從黃金管理局直接辦理,申請人寫個申請,交錢就可以辦證,基本上不會審核申請人的資料等,而辦證後,開采者看中主礦區外的哪塊地,就直接在哪塊地開采。“當年是行政配置,哪個官大,哪個說了算,有錢就可以辦證,開采秩序混亂。”該工作人員表示,正是因為政策的不完善,管理跟不上,開采秩序混亂等因素的影響,最終導致了青川血案的發生。

 

1996年參與修訂《礦產資源法》的法學專家李顯東表示,1996年《礦產資源法》的修法背景,與“青川血案”這樣重大案件的發生是有必然聯係的,可以說這樣的重大案件及其他類似案件正是1996年修法的重要原因之一。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以1996年為例,當時國家正從計劃經濟體製向市場化經濟體製轉變。修法前,之所以出現礦產采集方麵的種種案件,也是與當時礦產資源行政配置管理上的混亂分不開的,這也是當年修法的一個重要原因。1996年修法就是為了規範在國家礦產資源開采上的社會秩序和市場秩序,防範因行政管理混亂而造成涉及采礦的各類案件。

 

青川特大血案

 

“一方假戲假做,一方真槍實彈,終於釀成血案”據當地一名知情人介紹,李洪雖是外地(四川射洪縣)人, 但在被譽為川陝甘交界的“金三角”—青川縣金河壩呆了數年,娶妻成家,認識不少哥們兄弟。他租來三輛個體客車,摹集近百名打手,以木棒、菜刀、火藥槍為武器。同夥互相不全相識,為避免打自己人, 以在左手纏白毛巾為標誌。當天一早,在青川縣城喬莊飽餐一頓後,浩浩蕩蕩驅車開往金河壩。李某以第一次的經驗, 錯誤地認為,憑自己這近百號人,以多治少, 足可以令對手聞風喪膽。李代明知情後急紅了眼,手下僅三四十個人, 明知在兵員上毫無優勢可言,隻有孤注一擲,在火器上下功夫,於是自製了小型炸藥包--空易拉罐內,填滿炸藥、鐵沙子。目擊者說, 他們為防止“啞炮”失誤,還安裝了雙引線,這簡單實用、威力巨大的土炸彈,共製造了200餘枚,李某一方,人平可“吃”兩個多。

 

此案成為廣元市有史以來最大血案,案件當時驚動了國務院公安部和四川省公安廳、廣元市公安局,相關領導要求全力偵破此案。在其他案犯相繼到案後,唯獨涉嫌組織策劃的主犯李代明潛逃。2001年8月19日,青川縣公安局將李某以涉嫌聚眾鬥毆罪列為網上逃犯緝捕,同年9月26日,四川省公安廳將李某列為省廳A級通緝逃犯緝捕,市縣兩級公安機關先後十餘次組織專門人員對李某進行追捕,但均無結果。

    荷蘭水獺祈禱走紅 荷蘭動物園水

    據英國《每日郵報》10月8日報道,在荷蘭塔曼市的野外探險公園內,有一隻4歲的亞洲小爪水獺做祈禱狀時被遊客拍下,模樣呆萌可愛。 圖片中,隻見它雙眼緊閉,兩隻小爪子緊緊相扣,表情認真嚴肅,做出祈禱狀。有趣的是,小水獺的祈禱得到回應後,收到了很多遊客...

    美女編輯曬胃照走紅 胃好顏值就

    近日,一位美女編輯曬出胃鏡照影,引發了網友關注。而與曬胃走紅相映成趣的是,除了關心胃部健康的網友聲音外,更有人通過走紅女編輯的顏值來評價胃部的健康。有網友稱:胃好顏值就好。雖然看似調侃,但卻有專家指出這種說法有幾分道理。 胃好顏值就好,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