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清口是什麽意思

“海派清口”是關棟天及上海滑稽演員周立波所創立,是從上海本地的單口滑稽、香港“棟篤笑”等曲藝表演形式中汲取精華發展而成。周立波大家應該都很熟悉,它出生於上海,是一個地道的上海人,它在2006年開創了海派清口,它自稱為是海派清口的創始人,什麽是海派清口呢?簡單的說它就是大雜燴,它融合了上海本地的單口滑稽和北京的單口相聲,以及香港“棟篤笑”等曲藝表演中的特色,通過研究這些特色的表演形式,他將其中具有特色的部分提出,也就是日本无码高清中文视频常說的精華部分,然後形成的一種表演的形式。

海派清口

海派清口是一個人在舞台上表演,但是這種表演形式很考驗演員個人的表演素質,它具有演員個人的表演特色,演員個人的演繹就是海派清口的特色,看過周立波表演的人應該都非常的清楚,他的表演的確非常的有特點,時常能夠讓人笑出聲來,很長一段時間裏,表演就是一個傳統概念裏的搞笑,需要廣大的表演人員在舞台上惡搞自己,惡搞嘉賓,犧牲個人的尊嚴,取悅廣大的觀眾。

和其他的幽默表演不同的是它所述的內容都是社會的熱點和焦點,將這些人們需要關注的時代問題融入到表演中去,讓人們在休閑娛樂中了解社會的動態,了解社會的變化,是一種非常智慧的表演形式,人們可能不愛看新聞,不愛讀報紙,但是一定喜歡這種會讓人開懷大的表演。海派清口非常講究的是知識的結構和語言的修養,它需要一個演員在傳播社會熱點的同時不枯燥,不降低表演的追求,而是更好得融合兩者,它是脫口秀的一種形式,屬於具有周立波個人特色的一種表演形式。海派清口作為一種新型的表演形式,周立波他沒有集中進行海派清口的創作,在表演的時候他也不會提前進行彩排,也沒有提前寫好的劇本,一切都是靠他自己發揮,他每天都堅持花三個小時進行網絡閱讀,在現場隻給自己提供一些提示紙,通過海派清口,他讓大家和時代的結合在一起,無論時代變遷的有多快,周立波都會抓住它的命脈。

海派清口突破了傳統的滑稽表演,重新給日本无码高清中文视频建立了一種滑稽的模式,它和以往的滑稽表演對比更具有進步性,對於滑稽表演來說需要有一定的高度,不是醜化自己,通過庸俗的手段去取悅觀眾就是懂得犧牲自己,懂得滑稽的真滴,懂得為了表演犧牲自己,低檔不應該是滑稽表演的出路,海派清口為日本无码高清中文视频詮釋了什麽菜是真正表演,不顧形象備受羞辱的滑稽表演不是社會所需要得。日本无码高清中文视频需要得是有價值的表演,現在社會的閱讀日益快餐化,日本无码高清中文视频閱讀的材料越來越多都是低俗的,人們的思想也隨之倒退,娛樂也應該是高尚的,能夠在潛移默化中為廣大的閱讀人群提供一些有價值的內容,海派清口值得大家去體驗,有興趣的可以檢索一下周立波的表演,你會體會到他表演的魅力。

演繹技巧

周立波不存在集中創作,每天都在學習;他的演出沒有排練、沒有劇本,全靠周立波平

笑侃三十年

日裏每天三個小時的堅持網絡閱讀和現場寥寥三四張提示紙,與時代流行的節奏保持同步。“我所有的彩排就是閱讀,以及隨時隨地的‘靈光一閃',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隨時把筆記本帶在身邊,想到什麽‘絕妙好詞',就把車停到一邊,趕緊記下來。”

在周立波的概念中,站在舞台上,就需要有“讓觀眾聽我的”自信:“觀眾不需要你告訴他已經知道的東西,很多滑稽、相聲演員一個段子一說三十年分毫不差,我的段子,每一季都不一樣。在互聯網時代,演出是很難的,一再吃老本,觀眾

笑侃大上海

是不會買賬的。見識決定意識,坐吃山空,冷落是必然的。”常換常新,讓表演更貼近生活,更貼近觀眾,更貼近時代,受追捧成為理所當然。

另外,突破傳統意義上的滑稽,將其重新定位成為周立波在逆市中創造票房神話的又一駕馬車。逐漸為上海人和新上海人們熟悉了的“海派清口”而今已逾越了簡單的傳統滑稽範疇,按照周立波的“野心”,就是要將自己的這塊招牌,打造成“滑稽中的交響樂”:“一些演員錯把庸俗當'親民',以醜化自己去取悅觀眾,這不但是對自身的羞辱,也是對觀眾智慧的不恭。低檔,其實從來就不是滑稽的出路。”

清口藝術

周立波一直把看自己的演出稱為是“體力活兒”,他說有人看

他的演出笑到不得不按住自己的臉,因為臉部肌肉已經笑得吃不消了。周立波很嚴肅地告訴記者,自己因此一直控製上半場笑聲的次數,因為據他的團隊統計,一場演出的笑聲一般都在580至620次,上半場笑聲少一些也要200多次。細想一下,如果真要在2個多小時裏笑上500多次,確實不省力。周立波的演出帶給觀眾的是笑聲,但周立波卻很認真地表示:“海派清口偏重於邏輯,我希望用很有趣的故事來說明一個很嚴肅的主題,我的主題其實是很嚴肅的。”他說自己在複出時就確定了這個目標,是“謀定而後動”。今天受到觀眾的認可,也是有預計的,隻是“在規模上沒有預計到,沒有想到來得這麽快、來得這麽猛烈。”

海派清口“寓教於樂”曾經是藝術創作的一個根本目的。但周立波卻從另一個角度來實踐了“寓教於樂”:“海派清口是把搞笑作為手段,我的目的是體現出周立波對這個城市的思考,勾起一種集體的回憶,文化需要有共鳴,有共鳴的文化是一種享受。”周立波說,“有時我在表演中隻講一半,底下觀眾就全明白了,所以說海派清口是和觀眾一起完成的。”

主要作品

笑侃30年

以“海派清口”獨樹一幟的滑稽界“浪子”周立波複出舞台僅僅兩年多,就以其“盤點係列”的演出,創造了每演一場必爆滿的票房奇跡。而這一次,他更是大張旗鼓地表示要以一個人、一張嘴、一台戲“笑侃三十年衣食住行”。12月5日至19日,這台新創節目將在蘭心大戲院連演12場。對於自己憑借獨創的“海派清口”在上海演出界成為“個人票房之王”,科班出身卻不留戀傳統的周立波顯得信心十足,甚至表示要打造“滑稽中的交響樂”:“沒有智慧的滑稽隻能與庸俗為伍,被人鄙視亦在情理之中。”

逐漸為上海人和新上海人所熟悉的“海派清口”,按照周立波自己的解釋,已經不是傳統概念上的滑稽,而是滑稽這個概念的擴展和延伸。這種類似於“脫口秀”的單人表演,幾乎完全依靠演員個人的綜合素質,“我所有的彩排就是閱讀,以及隨時隨地的‘靈光一閃’,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隨時把筆記本帶在身邊,想到什麽‘絕妙好詞’,就把車停到一邊,趕緊記下來。”

我為財狂

在這一次的“笑侃三十年衣食住行”中,周立波又和之前的每季時事盤點一樣,創造了一些新的“周氏語匯”——“婆媳的最佳距離是一公裏開外”、“一個不會感恩的人是沒有幸福感的”、“去年的股市是‘腦充血’,充發充發,就半身不遂了”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喇叭褲、爆炸頭、全中國隻有上海有的半兩糧票,這些三十年衣食住行的經典元素,都會在舞台上一一重現,尋找這些“元素”的過程更是“踏破鐵鞋”。

周立波表示,現在的市場,僅靠幾個已經混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老段子是行不通的,也是對觀眾的不負責任

為了更大程度地爭取觀眾,不同於傳統意義上的滑稽,周立波的“海派清口”總有近七成的普通話,他甚至表示不排除以後用英文演出的可能,“這並不影響我的海派特質,我的語言結構和思維邏輯是根植於上海的,正如莎士比亞被翻成任何語言他還是莎士比亞。”

笑侃大上海以上海解放六十年為背景,戲說新老上海的前世今生。

我為財狂

在婉拒央視虎年春晚的邀請之後,周末“海派清口”周立波又一次將媒體全數擋在門外,謝絕為其《我為財狂》新一季演出“開盤”捧場。周立波稱其新作需進行“試盤”,在與觀眾磨合、聽取意見改進,待“紅線指標”上揚後,再請媒體,這更利於新作的提高。

《我為財狂》是周立波繼《笑侃三十年》和《笑侃大上海》後,又一部帶領觀眾一

起“瘋樂”的海派清口作品。與前兩部不同,《財狂》不再側重集體回憶,而聚焦滬上最時尚、最鮮活的事件和話題,從路邊鑽孔打洞的民工、到跟隨大盤崩潰的股民、心力交瘁的房奴、再到駕駛700多萬元蘭博基尼黃金跑車的“富二代”,周立波都將拿來說事。

在上海這座金融之都,每個階層、每個人都有他們的生存法則、賺錢方式,一百萬、一千萬需要理財;一百塊、一千塊更需要理財。《我為財狂》內容涉及股市、房產、投資、收藏,還有一切與經濟相關的熱點與話題,諸如眼球經濟、體育經濟、娛樂經濟、整容經濟、保姆經濟……周立波都將用他的海派清口信手拈來、逐一調侃。

據周立波之前介紹,他每一輪劇場演出都將帶給觀眾不同的快樂體驗,絕不會簡單重複,他將根據演出當天的股票大盤走勢,來最終決定當天晚上的演出內容,同時對他的創作能力進行新的挑戰。

壹周立波秀

由鳳凰衛視全新打造的春節特別節目係列,是借鑒美國著名脫口秀明星節目《深夜秀》為範本,共製作六期,由周立波先生的脫口秀表演及嘉賓現場訪談兩部分組成,其中的脫口秀部分,是以周立波先生特有的方式對2009年重大新聞事件進行趣談盤點,如重慶打黑、房市樓市的跌跌漲漲、奧巴馬訪華,以及與春節有關的話題,如年夜飯、春晚、送禮;訪談部分,每集邀請一位國內行業領軍人物參與笑侃,例如:演藝界李宇春、姚晨,地產界王石,文化界韓寒、體育界姚明。

    老司機

    老司機,網絡名詞。意為行業老手,對各種規則、內容以及技術、玩法經驗老道的人,帶有褒義。可以理解成對行業規則輕車熟路。擁有豐富資源的人也被稱為老司機。央視片麵的解釋為指經常圍觀涉黃直播的群眾。其根本來源於雲南一首民歌《老司機帶帶我》。 2017年...

    吃翔

    你吃翔吧你!你吃翔了啊?嘴巴那麽臭?經常聽到有人說到吃翔,那麽,吃翔是什麽意思呢?吃翔,網絡用語,常常用於表示反對的憤怒,意思為吃排遺物(即便便)。請慎用! 關於翔的含義,網絡上眾說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