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遍地狼煙128集分集劇情介紹

電視劇遍地狼煙1-28集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1937年中國人們進行的8年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正式打響。1941年8月,由陳納德上校擔任指揮員的中國空軍美國航空誌願隊(又稱飛虎隊)成立,這支美國誌願隊為中國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

飛機在湖南風鈴渡後山上空盤旋作戰,飛虎隊王牌飛行員約翰說他今天打下了不下十個敵人,還說他不是喜歡戰爭,隻是討厭侵略,他說他的飛機油不少隻是彈藥不夠了。日本總部指揮日本飛行員擊落約翰戰鬥機,約翰的飛機引擎失去了控製,跳了傘,飛機最終墜毀。日本作戰中心西鄉把這一情況報告給大佐,大佐指揮中尉西鄉派一個小分隊去風鈴渡後山活捉約翰。

約翰跳傘後被掛在一顆大樹上,日本軍人拿著槍找到了他,西鄉綁住他,要把他帶到日本總部。趁著西鄉去找同伴的時候,牧良逢救了約翰得知打約翰的人就是日本人,就穿上了約翰的衣服引開了日本人。西鄉追上了牧良逢知道自己追錯了對象,就讓牧良逢帶他們找約翰。牧良逢把日本人引到自己的埋伏區將日本人一網打盡。

牧良逢找到約翰,背著他來到自己家。牧良逢的爺爺知道約翰是為了中國而打仗,於是收留了他。

出了這麽大的事,風陵渡竟然還被蒙在鼓裏,也正是這件事牧良逢才跟叫柳煙的女人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保安隊的人來到柳煙的茶館報告宋隊長說縣長說日本人打到風陵渡了,讓他們增派人馬。柳煙說日本人個子小,不是他們的對手。

約翰讓牧良逢去找正規軍,牧良逢說他不知道正規軍在哪裏。小金鈴聽到他們的對話後說讓他到柳煙的茶館去,那裏有很多正規軍。於是,牧良逢拿著槍就去了。

牧良逢趕到茶館時天色已晚,柳煙正在茶館裏洗澡,牧良逢剛好闖進去還說他要找國軍,還說日本人打到風陵渡了,他還救了一個美國飛行員,柳煙不相信他能救飛行員,但是還是相信了他,帶著牧良逢去找國軍。路上,柳煙扭到了腳,牧良逢就背著她走。牧良逢從來就沒有這樣接近一個女人,這一背心裏撲棱撲棱的。可沒想到碰到了冤家吳連長,柳煙對他說牧良逢救了一個美國飛行員,說不定日本人就要打到風陵渡了。可是,吳連長卻冷嘲熱諷的,不相信牧良逢救了美國飛行員。柳煙說吳連長沒有她的覺悟高,吳連長說柳煙對他指手畫腳,說她要是閑得慌趕快摘下招牌,換個男人。柳煙聽後就拿著槍對著他說他當兵的不幹當兵的事,今天就拿槍斃了他。張團長聽後讓牧良逢帶路見飛行員。

日本大佐派日本兵上山找約翰,牧良逢聽到腳步聲就帶著吳隊長他們躲到山洞裏,說他要去找他的爺爺,還說他不會把他們供出來的,說罷就走了。

日本人在警犬的帶領下尋找約翰的足跡,約翰想要自殺保全大局,爺爺攔著不讓。

日本人朝山洞開槍打死了幾個正規軍,於是吳隊長就帶著他們跟日本軍發生了正麵衝突。

約翰有對爺爺說他想跟日本人拚命,他是英雄,不能連累了他,可是爺爺攔著不讓。

日軍跟國軍正在角逐之際,子彈沒了,牧良逢槍法極準打死了許多日本軍,日本軍看到後嚇得撤退了。

日本兵走後爺爺出來讓小金鈴把約翰藏在草堆裏,他去找人把他領走。

牧良逢來到他家找不到約翰,說他要去找約翰,吳連長說他要先下山,不過讓牧良逢先保管好槍支,明天讓牧良逢送到軍隊裏。

吳連長走後,爺爺來了說他把約翰藏到水窪哪裏了,周圍糊上了許多老虎糞。

牧良逢來送槍,可是吳連長心情不好不見他。

保安隊的人帶走了約翰,還對老爺爺說約翰是個大英雄

牧良逢來到雜貨店想要買胭脂,老板說柳煙就喜歡這種胭脂。牧良逢買了胭脂送給柳煙。

第2集

柳煙對牧良逢說雜貨店老板娘最會那她做招牌賺錢,讓他把胭脂退回去,牧良逢不肯,還說昨天日本人搜山,約翰被他爺爺藏起來了,吳連長沒有帶走他,後來遇上了日本人雙方打起來了,死了不少人。柳煙害怕吳連長來找她的麻煩,說那是她出的頭。正說著,吳連長來到茶館想要把柳煙綁起來,牧良逢護著柳煙,看到柳煙被欺負就發了怒,開槍指著吳連長。營長來了責怪他們起內訌,還說柳煙是他們唐旅長夫人。柳煙說這件事不能怪牧良逢。營長答應柳煙不傷害牧良逢想帶著牧良逢去問話。

營長對吳連長說讓他趕到清風塘,說牧良逢到了部隊裏就死定了。

柳煙向牧良逢解釋說唐旅長是他的前夫,已經死了,還讓他到部隊長點心眼,帶上吃的東西,隨後他就被帶走了。

日本總部得到消息約翰被中國狙擊手救走了,西鄉也身受重傷。將軍聽後生氣地說要見井一男。將軍命令井一男到風陵渡查找約翰的下落。此事約翰正被送到省城,井一男撲空了。井一男向將軍匯報了這一情況後,將軍命他一定要將救約翰的狙擊手活捉。

晚上,井一男的妻子淩子做惡夢說井一男殺了好多人,井一男說不可能。

井一男帶著日本的狙擊手埋伏,西鄉問他是否失誤過,他可是日本的第一狙擊手,井一男自信地說他從來都沒有失誤過。

牧良逢在押送他的軍車上得知吳連長要讓他給自己的兄弟償命不久,軍車的司機被井一男開槍打死,一槍斃命。吳連長說有狙擊手,讓車上的人小心點。牧良逢說敵人在暗,他們在明,必須調整,於是就跳下了車。西鄉告訴井一男說跳下來的人就是中國的狙擊手。

保安隊的人對柳煙說吳連長在閻王嶺受到了埋伏。柳煙很著急。

牧良逢在石頭上揭開了捆著自己的繩子,開槍打死了兩個日本兵,井一男見勢不妙就撤退了。

牧良逢挖了坑,把戰死的中國軍人埋了,吳連長看到自己死去的兄弟心裏難受極了,想要讓他把自己也活埋了,牧良逢說應該埋得是他,連長還應該照顧死去軍人的家屬,吳連長生氣的大喊該死的小日本。

牧良逢被送到部隊裏,吳連長為牧良逢求情說他殺日本人不含糊,可是團長就是不答應,說第二天就要槍斃他。

牧良逢看見吳連長來了以為自己被釋放了,但是等他得知自己還是要被槍斃了,他說他不怪他還說這件事不能告訴他爺爺。

得標來找邱上校,邱上校說牧良逢救了一個美國飛行員,最高當局就授予他國民英雄,戴老板很不高興,因為軍統有很多受過德國訓練的狙擊手,可是最高當局卻授予了牧良逢嘉獎令。得標說牧良逢得罪了吳連長,她馬上就要被槍斃了,還要等到槍斃之後在把嘉獎令拿出來,能給戴老板出口氣。

得標交代陳少尉說等牧良逢被槍斃之後再把嘉獎令拿出來,把事情推到吳連長身上。

陳少尉來找張團長得知牧良逢押赴刑場執行槍決,就拿出了嘉獎令,說美國記者馬上就要來采訪了。張團長一聽就帶著陳少尉去刑場。

牧良逢覺得自己冤枉,要見營長於是就跟押送他的士兵起了正麵衝突。

得標正組織記者讓他們等會,說牧良逢馬上就到。約翰向得標詢問牧良逢的事情,得標卻在拖延時間。

張團長到了刑場看到滿地的死屍說這件事他也無能為力了,陳少尉說這件事他沒法跟憲兵隊交差。張團長正在發愁之際,聽到死屍堆裏有咳嗽聲,仔細一看是牧良逢沒死。陳少尉對張團長說約翰要是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這樣一定不會放過他的,於是張團長說讓牧良逢給他當兵。於是張團長就說如果他肯為自己當兵就可以不用遊街,不會有損牧家的聲譽,於是牧良逢就答應了。

張團長帶著牧良逢見到約翰,約翰高興地送他一把槍作為回報。

井一男看到牧良逢上了報紙生氣極了。

張團長命令放哨的士兵好好看著牧良逢,還說讓他有口令才能出去。

第3集

哨兵不讓牧良逢出兵隊說他沒有通行證,牧良逢說他要找團長。回到軍營見到吳連長說他不幹了,他要回山上,吳連長拉都拉不住。

張團長問得標說軍統那裏也有狙擊手還是受過德國訓練的,特赦令是不是也是他故意晚送來的,得標說他這樣說會害死他的,還說他這是留下一個燙手的山芋,一定要保護好牧良逢,不然軍隊的士氣會被壓下去的。張團長說在這件事情上他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得標說日本狙擊手很可能已經盯上了牧良逢,還說如果牧良逢出了意外,他就惹了大麻煩,讓他自己掂量著辦。

牧良逢趁守衛不注意溜出去了,被當兵的人攔住了,張團長叫住他,問他是個人嗎,自己發的誓竟然不認賬。牧良逢說張團長騙了他,說在張團長去法場之前他就知道了他得了軍功章。張團長說他可以走,但是有個日本狙擊手要殺了他,他回到家可能會殺了他爺爺,他回到茶館可能會害了柳煙。牧良逢一聽說這件事確實是他的錯。

張團長對得標說牧良逢現在聽他的話會留在軍營裏了,得標說他這次是把燙手山芋報到手裏了,說讓他有點耐心。張團長發愁怎樣對待牧良逢,轉念一想說他要把他交給趙猛子。

牧良逢回到軍營,找到國軍第一狙擊手趙猛子,說自己正在自我懲罰。牧良逢問趙猛子命令到底是什麽,趙猛子說在軍營裏不聽指揮不聽命令就會被槍斃。牧良逢說團長讓自己跟隨趙猛子,趙猛子生氣說他不會要他這樣的鄉巴佬。

趙猛子找到張團長說他不要牧良逢是為了抱住他們軍營的榮譽,張團長說牧良逢是沒有條件,不然會殺死更多的鬼子,還說不讓他驕傲,今後的日子,今後的事兒讓他自己看著辦。趙猛子離開後想明白了知道團長是讓自己整牧良逢。

到了晚上,趙猛子想著要給牧良逢一個下馬威,在大家正在睡熟之際,他吹起了口哨,軍營裏的人聽到哨聲都起來了,趙猛子說狙擊排應該在一分鍾之內穿戴整齊,他讓牧良逢出列,牧良逢說他爺爺說過夜間出去打獵隻要戴上必要的裝備就行,他還說他留在軍營裏就是害怕日本狙擊手找不到他會殺了他們,他說團長說自己的槍法很準。趙猛子惱羞成怒讓牧良逢站在雨地裏一個晚上。牧良逢卻很淡然。

夜間下起了大雨,牧良逢站在雨地裏。軍營內趙猛子對他的好朋友說日本人離他們很近到時候一定會拖累他們的,趙猛子還讓好朋友負責教會牧良逢軍規軍紀。牧良逢說了句大丈夫能屈能伸,於是進了軍營說他們在帳篷內睡覺,他也要進來睡覺。

井一男聽說牧良逢跟茶館的柳煙關係不一般,於是就想摸摸情況。他們來到了柳煙茶館。吳連長也來到茶館跟柳煙說他們要到雞鳴山會合了,牧良逢壯的跟牛一樣,讓她放心。西鄉聽到這消息後趕忙告訴了井一男。井一男就要去雞鳴山埋伏。

在狙擊排去雞鳴山的路上遇到了傷兵的車,他們集體下來幫忙,誰知傷兵中有一個人說得標吩咐他說隻要他們騙了牧良逢的車,在遇上日本人就更好了。

牧良逢想要拿刀跟小伍換狙擊槍,小伍不換。

小六子對得標說他已經把他們的車扣下來了。得標說這樣他們就能遇上日本人,還說狙擊排中的牧良逢跟他們過不去,當兵會不會打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眼色。

排長讓全排的人把槍都給牧良逢,讓他背著,牧良逢正在休息之際遭到了襲擊。

小六子對宋隊長說牧良逢被日本人打死了,讓他告訴牧良逢的爺爺一聲。柳煙聽說了就來打聽,還說自己要去給牧良逢收屍。宋隊長說寡婦門前是非多,讓她別那麽招搖,就是真的喜歡牧良逢也要藏著掖著。柳煙聽後就走了。

狙擊排正在跟日本人激烈的交戰,牧良逢用手雷炸死了很多日本人,心裏很得意,但是卻找不到了二零四團的人。正在他找二零四團時,一架飛機飛來,慌忙中救了一個士兵。

第4集

牧良逢戰亂中救了一個士兵,可是他醒來之後非但沒有感謝他,還打了他一巴掌。

張團長來慰問狙擊排損失大不,趙猛子說損失不大但是牧良逢失蹤了。張團長害怕牧良逢跟護士好上了就命令狙擊排的士兵趕快找他。

人世間的事情就是那麽奇怪,在牧良逢救起趙小田那一刻起,趙小田就開始時刻注意他了。趙小田向他表示感謝,牧良逢說他不知道她是女的,還問他真的還能跟二零四團會合嗎,趙小田說她不會騙他的。牧良逢害怕他排長不會放過他,趙小田說讓他放心。

柳煙以為牧良逢已經死了心裏很難受,給他上香說從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就知道他是她生命裏的男人。

趙小田是野戰醫院的一枝花,而這一切柳煙都渾然不覺。張一拿束花送給趙小田說在野戰醫院隻有他才是真正的護花使者。趙小田說讓他以後告訴醫院裏其他的男人說以後不要再給她送花了,她不是那種看見花就走不動的人。張一答應後就走了。

張一為醫治無效的士兵悲傷說每天都有這樣的戰士,他們走了他們的妻兒就失去了依靠。趙小田讓牧良逢把死者推到晾屍房。牧良逢聽說二零四團不是協防的不會跟他們會合的,就慌張去找趙小田。牧良逢對趙小田說他要回到二零四團殺日本兵,還說趙小田是個騙子,可是趙小田說那是他笨,還說醫院人手少,牧良逢沒有同情心。牧良逢聽到了趙小田說的話一口咬定趙小田是個騙子,但是為了救死扶傷還是決定留下來了。

晚上,牧良逢給柳煙寫信說他的心裏空落落的,他想回風陵渡,他想見柳煙。

真是寡婦門前是非多,幾個當兵的想要找柳煙,可是柳煙不在。這時,劉仁貴來到茶館指名也要叫柳煙出麵。當兵的說劉仁貴就知道欺負夥計,劉仁貴說在這風陵渡的土地上沒人敢那他怎麽辦。劉仁貴對夥計說讓柳煙把她手邊的事放下,在風陵渡隻有他這樣的人才能照顧他。柳煙聽到他說的話就下樓說他要喝茶就喝,不喝茶就走了,讓他以後不要在等茶樓的門。劉仁貴出手打了柳煙,當兵的替他伸張正義,卻被劉仁貴開槍打死了。劉仁貴正要威脅柳煙上樓,牧良逢的爺爺上來不讓她跟他去,於是開槍打了劉仁貴。

去喝茶的當兵人受了傷被送到野戰醫院,他們說了自己去過柳煙茶館,還說要追柳煙要跟牧良逢一決高下,牧良逢就說柳煙不會喜歡他們,愛情是不分年齡的。

趙小田找牧良逢,張一說他不在給她看了牧良逢留下的紙條,上麵寫著他去風陵渡看爺爺了。張一問她她跟牧良逢認識才幾天,就那麽關心他,他就不見她關心他,還說男人不能隻看外表。趙小田說他怕以後他們要是好了以後生的小孩基因不好,還說小薇對他好,當心被她聽見,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牧良逢沒有想到命運把柳煙從他身邊送走,卻帶來了趙小田這個女人。

井一男說牧良逢現在就在風陵渡附近,要是捉住他,就能樹立軍隊楷模。

小伍為趙猛子叫屈說他征戰這麽多年,鬼子打死不少,可是榮譽還沒有牧良逢這個鄉巴佬多,趙猛子怪他挑撥離間,但是念在好朋友的份上,饒了他。他說鬼子不會抄了牧良逢的家的。

牧良逢隻身一人回風陵渡,他想要看望柳煙。狙擊排前進途中遇到了鬼子的埋伏,團長也受傷了。牧良逢聽到了槍聲,想著這裏離風陵渡還有二十裏,為什麽鬼子打到這裏了。趙猛子抱著必死的決心想要跟鬼子決一死戰,這時,牧良逢來支援他們,一槍一個鬼子,大家開始掩護他。一個受傷的日本人偷襲了牧良逢,趙猛子替他殺了那個鬼子。牧良逢身受刀傷昏迷不醒,這時,看到了牧良逢手上的玉石是他妹妹的。

趙小田做夢都想見到牧良逢可是沒想過會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了他,心裏難受的忍不住掉眼淚。手術結束後,張一告訴趙猛子說她妹妹哭了,還說他認識趙小田之後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哭。趙猛子以為牧良逢欺負他妹妹,嚷嚷著要收拾牧良逢,吳連長攔住不讓說他們有可能正在處對象,還說感情這種東西誰也攔不住。趙猛子心裏憋屈想著自己的妹妹竟然喜歡上了鄉巴佬。

得標問張團長牧良逢最近的情況怎麽樣了,他說牧良逢正在享清福呢,趙小田看上他了,可是牧良逢心裏還想著柳煙,這下事情可就麻煩了。

趙猛子拉著趙小田說他對她關心不夠,說醫院裏好多人喜歡她問她有沒有中意的,她說沒有。

第5集

趙猛子說牧良逢是逃兵,趙小田說他是自己騙來的。趙猛子說牧良逢臨陣脫逃犯的是死罪,就算不是死罪也要受到懲罰,趙小田不讓,趙猛子逼著她說出他們之間的關係。

金鈴他爸扛著大麻袋找到柳煙說這裏都是她的信,夥計說隻要他回信,他們還會到茶館來喝茶。金鈴他爸走後,留給了他一封牧良逢他爸留給他爺爺的信。

柳煙見到爺爺念信給他聽說牧良逢他爸不想讓牧良逢當兵,而是想讓他留在爺爺身邊保護爺爺,還說日本鬼子專門欺負老百姓。柳煙問爺爺牧良逢的爸爸去哪裏了,爺爺就說他爸死了。

張團長為牧良逢頒發了中庸勳章,成為了二等兵。

西鄉在街上看到牧良逢獲得二等兵嘉獎的報紙就趕快拿給井一男看。井一男說軍隊隻不過是想給當兵的人吃一劑定心丸。

吳連長來到柳煙茶館說牧良逢沒死,過兩天鎮上有個慶功宴,到時候要好好招待。鎮長來到茶館說鎮上要來迎接戰鬥英雄,到時候他們要親自迎接。

牧良逢的病好了要離開野戰醫院,趙小田心裏頓時空落落的。

鎮長歡迎戰鬥英雄牧良逢,他還說三年前鎮上舉辦的射擊比賽牧良逢還取得了第一名,柳煙看到牧良逢心裏高興極了。

鎮長對牧良逢說為了慶祝戰鬥英雄專門讓柳煙早早準備的,這是他們的榮幸。牧良逢吃著柳煙做的飯菜,心裏美滋滋的。

大佐對井一男說他沒有把牧良逢幹掉,還讓他獲得了戰鬥英雄的封號,真是他們的恥辱。井一男說他一定會把牧良逢幹掉的,他說現在風陵渡的老百姓正在為他舉行盛大的歡迎宴會,正是好機會。

井一男對劉仁貴說讓他把牧良逢灌醉,到時候柳煙就是他的了。劉仁貴聽後就去柳煙茶館找牧良逢還說自己是千杯不醉,今天一定要敬牧良逢,柳煙有意護著牧良逢不給他倒那麽多酒,可是,牧良逢實在,說自己能喝。二十多杯酒下肚便醉如爛泥。

劉仁貴告訴井一男說牧良逢喝多了,井一男假裝成敬仰牧良逢的相親說是要去看望戰鬥英雄,給了哨兵賄賂之後便來到了客棧落了腳。井一男交代身邊的人不要隨便說話,以免暴漏身份。

井一男、西鄉來到柳煙茶館門前,夥計問站在門口的小金鈴站在這裏幹什麽,小金鈴打聽了牧良逢在茶館的房間,被井一男聽到,打昏小金鈴後卻讓他的手下埋伏在對麵樓上。

牧良逢酒醒後見到柳煙就說柳煙漂亮,然後就開始了甜蜜。牧良逢醒來之後,見到身邊躺著柳煙就緊張,他要自己的包,柳煙給他拿來之後他就拿出錢給柳煙說這錢一半給她一半給爺爺。柳煙誤會以為牧良逢侮辱自己,就讓他走。這時,牧良逢聽到狗叫聲不對就抱住柳煙叫她別動。等狗叫聲停止後,柳煙問他給她錢是什麽意思,到底把她當成什麽人了,牧良逢說他上了她的床,柳煙就是自己的女人,柳煙聽後心裏美極了,還說他以後賺了錢都分他一半,他要養活她,他要養她一輩子。柳煙聽後心裏高興極了。

井一男對西鄉說他之所以沒有開槍是因為害怕打草驚蛇,在想捉他就難了。

牧良逢說他還要上山去看爺爺,於是趁著黑夜就走了。

牧良逢爺爺背著槍要去當兵,牧良逢說他年齡大,部隊不要,爺爺說他們老牧家不能斷了根,說他爹一走就是二十年,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牧良逢跟他爺爺說他跟柳煙好了,將來給他生個重孫子。爺爺聽後高興極了。

鎮長來到茶館,柳煙問他到底找她有什麽事,鎮長說柳煙在他們鎮上是一枝花,這次是正式來向她提親的。

第26集

小田回到家來找牧良逢說是猛子出事了,現在已經被人揍得不輕。牧良逢他們把會客的條子給了小六子,小六子就是不讓他們見猛子和小伍說他們會客的條子他已經送了,上級沒有批準他也沒辦法。一會有人來了說他們不能會客,猛子和小伍是重刑犯。小田問他們犯得什麽罪,那人不說。這時,得標來了說這次不行,上頭有令,這次不許了會客。小田說不合理,得標說上麵說不讓就是不讓,沒有道理可講。得標說這裏就是他說了算,他想讓誰見客,誰就能見客。牧良逢笑著說是嗎,於是就將得標壓到了桌上。淩子對小田和張一說牧良逢應該是故意打架的。

牧良逢一進監獄,猛子就故意激怒關押他的人說讓牧良逢跟自己關遠點。那人氣不順,偏將他們關在了一起。等人走以後,猛子就問他怎麽進來了。牧良逢說他打了張得標。猛子話鋒一轉說他知道搶了他們印鈔機的人就是錢超雲,他是五十五軍團軍長的秘書。

小田他們著急,找到了張團長,張團長心裏煩,說這件事他已經跟師長匯報了,可能會有用。

牧良逢和猛子在監牢裏咒罵五十五軍,正在這時,得標來了,猛子還冷嘲熱諷。得標說他們徹底完了,根據戰爭法,他們毆打長官是死罪,他們就等著死吧,說完就笑著走了。

張團長找到小田說師長說念在他們是國民英雄,他倆由本部派出一個人來審理,說不定會給他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小田問他有把握嗎,他說應該有,還說這件事抱在自己身上。小田走了之後他說我怎麽大包大攬,瞧我這張嘴。

井一男對西鄉說牧良逢他們被送到了軍事法庭,審理他們的就是屠由信,當時救他的時候和他發生過衝突。

得標和錢超雲找到屠由信說看看這倆小子多狠心把他們打成這樣。於是屠由信說他一定會為他們主持公道的。於是得標說這回在不好好收拾他們,以後他們會更無法無天了。於是屠由信說讓他們先進去省得讓他們看見了,還要說他們互相勾結。

到了法庭,牧良逢一看見主審官是屠由信就想怎麽會是他呢。猛子在法庭上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得標說猛子這是轉移問題的焦點。得標還說他們一貫目無軍紀,不判不足以平民憤。屠由信說這件事很複雜改日再判。

張團長對小田說屠由信比自己的官大得多,自己也沒有辦法了。於是小田就求他說要是他也沒有辦法,他們就沒辦法了。於是張團長就說他會再想辦法的。

張一自己在琢磨要是牧良逢真有個三長兩短的,小田一定就會守活寡,還說到時候小田就沒人疼了。

牧良逢說當初要是自己沒有罵屠由信的話今天他可能會念在當初的救命之恩回放他們一馬。這下完了。猛子說自己沒法冷靜,可是牧良逢說就安心睡覺吧。猛子說他當初就不應該把小田嫁給他。可是轉臉一看牧良逢已經睡覺了。

張團長對小六子說審判應該可以看看,可是小六子卻說審判不公開,不讓他們進去。於是張團長說他就到裏邊的院子看看,於是小六子就讓他們進去了。

屠由信說牧良逢和猛子他們在戰亂時期毆打長官本應判處死刑,可是二人參加過戰役無數,於是就判他倆收回軍銜,還降了他們的軍銜。小田他們知道了他們安全了就回去了。

審判完畢了,他倆又被押到了監獄,是奉張得標的命。

西鄉對井一男說他倆無罪釋放,井一男說不可能,印鈔機現在已經開始運行了,中國的金融市場,印鈔機的下落隻有趙猛子和牧良逢知道。還說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可是他們卻把精力放在了勾心鬥角上否則被征服的可能就是日本。

張得標接到邱上校的命說判他們釋放是假的,隻是為了掩蓋印鈔機的事情,到時候該怎麽辦聽錢上校的安排。

錢超雲對得標說他們倆擋了上峰的財路。於是得標就說他明白了,他就讓他們倆去給閻王爺當小鬼。於是錢超雲說屠由信也聽他的。於是得標就說他這就去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們。

得標來到監獄說上頭撤回了他們的判決,還說現在判了他們死刑。猛子不信,還說要見他的上頭,得標說自己想要見上頭還不行呢。猛子要說法庭的判決是誰也不能改變的,他這是知法犯法,於是得標說讓人把他們扣起來,他們趁亂挾持了得標,逃跑了。

張團長接到了電話說他倆劫持了得標,張團長說怎麽捅了這麽大的簍子,得標說隻要他放了自己,他會跟上頭說。猛子說他的上頭就是為了印鈔機的事要殺他們滅口。

錢超雲帶著大隊的人在監獄門口說讓他們投降,他說讓他把判決書交給張團長,可是錢超雲說他們辦不到。錢超雲說一個小時後要是再不投降就把看守所夷為平地。

第27集

張團長帶著兵來到五十五師門口,他讓哨兵告訴錢超雲要是敢動牧良逢和趙猛子一根汗毛,他就率領部隊打進去。他說他要見他們的最高指揮官,於是哨兵就進去通報。

錢超雲對哨兵說這是五十五師的事讓他不要管,還說他們要是硬要闖就開火。於是張團長就召集狙擊排的所有人讓他們槍上膛。於是哨兵又去通報了錢超雲,張團長說現在除非找個比五十五軍軍長還大的長官才行。於是想到了了豫湘桂戰役司令,司令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說讓她等著他的消息。張團長說這次通話不知道管用不管。

總軍長對十八軍軍長說現在要舍出牧良逢和趙猛子來保他這個卒。十八軍長對張團長說無論什麽原因立即撤兵。張團長對小田和張一說他是個軍人以服從命令為重,於是就命令十八軍撤兵。

天亮之後,錢超雲命令五十五師開炮,於是炮彈炸開了花。錢超雲說他們要是再不出來他就帶兵衝進去了。正在這時,司令長官開車來了說讓錢超雲趕快撤退,於是錢超雲帶兵撤退了。

井一男對西鄉說沒想到他們竟然會被以前救的司令救下了,他說他不信命,他要決戰風陵渡。

將軍對井一男說風陵渡這場戰役打得實在是太長了,他命令井一男率部挺進風陵渡,一定要全殲敵人,要是再輸就成了棄子了,就成了國家的罪人了。

井一男找劉仁貴說日本馬上就要占領風陵渡了,說讓他幫自己穩住牧老爺子,還要借用保安隊的兵員,第三就是要國軍的布防圖。劉仁貴說國軍的布防圖沒必要,因為國軍現在已經撤走了,這是他親眼看到的。井一男誘惑他說他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劉仁貴找到狗子,還說他已經聽說了他娘又要嫁人了,這回還要把他當嫁妝。劉仁貴知道他不願意,就說以後要是跟著他,就會吃香的喝辣的,狗子說他還要跟著宋隊長呢。於是劉仁貴就走了。

晚上劉仁貴來到牧良逢家,還說牧老爺子是送信的,他知道國軍的布防圖。劉仁貴還對他的手下說要找小金鈴的爹。

老馬來找宋隊長說他得到消息說鬼子就要占領風陵渡了。一旦鬼子來了就要撤。宋隊長說他們要防守,老馬說他們防守的結果就是不但他們全軍覆滅還要搭上全鎮的百姓。這種死毫無意義,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村民撤到山裏,保存實力。

由於桂南會戰進行到了最後階段,原駐紮在風陵渡的國軍被派到桂南協防。風陵渡兵力空虛無法抵抗鬼子的進攻,風陵渡失陷,宋隊長帶著鄉親們躲到深山裏。

劉仁貴帶著一隊人歡迎井一男的來臨,井一男問道柳煙和牧老爺子的下落,讓他到自己找他們。劉仁貴對金鈴的爸爸下狠手,可是金鈴的爸爸就是不說。最後他又拿著金鈴的性命威脅他。正要下手,井一男攔住他,還對小金鈴說隻要她勸自己的爸爸說出他們的下落就給她好處,可是金鈴不答應,於是井一男就讓劉仁貴繼續。金鈴的爸爸就咬舌自盡了。

劉仁貴放火燒了金鈴家,井一男對劉仁貴說老馬就要來了於是就走了。老馬來到金鈴家救出了金鈴。

井一男來到了茶館,問道劉仁貴說柳煙到底會藏在哪裏,劉仁貴說應該是跟著宋隊長躲進山上了。

井一男假裝自己是宋隊長給豫湘桂戰區司令打電話說牧良逢的父親就是鄂南遊擊隊的隊長老馬,說他就是奸細,是他帶著鬼子來到風陵渡的。於是司令說這件事他會處理的。

老馬安慰小金鈴說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了,於是就把小金鈴托付給宋隊長了。老馬說他相信日本人的日子不會長的。

宋隊長帶著小金鈴來找牧老爺子。宋隊長對牧老爺子說這次多虧了老馬告訴他,他們才得以轉移到山裏。

張團長接到上級指示,對猛子和小伍說他們這次的任務就是在消滅鬼子之後幹掉老馬和老高。猛子問為什麽,小伍還說上麵下命令為什麽不經過大腦。張團長說命令是不需要理由的,如果他們不執行這次任務,他就找別人執行。於是猛子說任務他們接了。張團長還說這件事不許告訴牧良逢。張團長讓人看住牧良逢。猛子借機給牧良逢傳遞了消息。

小伍在車上問猛子他會殺了老馬嗎,還說要殺了一個救過自己的人,他下不去手。猛子說這是命令。

牧良逢借機上廁所逃出了軍營。

猛子、小伍埋伏好準備殺鬼子,老馬也準備好了。張團長問什麽情況,猛子說還沒有發現敵人的指揮員。猛子猛然發現了井一男,張團長還說讓他們再等等,老馬一定會來的。老馬開了槍之後,張團長嗎,命令猛子開槍。過了一會兒就說讓他們撤退。

張團長對猛子他們說鬼子要殺,老馬也要殺了。兩軍交戰戰火猛烈。

牧良逢騎著馬快速往風陵渡趕。

老馬在戰爭中救了狙擊排的人。小伍對大家說他不止救了他們一次。猛子看到老馬站在自己對麵舉起了槍。

第28集

猛子看到老馬站在自己對麵舉起了槍。老馬對老高說他知道會有這一天,沒想到回來的這樣快。猛子這時又轉槍打死了鬼子,老馬誇讚他好樣的。

風陵渡還在激戰中,而西鄉帶著軍隊直撲野戰醫院。他的目標是趙小田。西鄉說他要活捉趙小田,讓手下人在外麵接應。

小伍、猛子和井一男對質,狙擊排的大毛不幸中彈,於是猛子讓小伍掩護自己,他隻身一人拿著手雷炸響了井一男所在的高樓。團長也受了傷。猛子要去炸了碉樓,卻被炸彈炸暈了。牧良逢來了,炸了鬼子的車。一戰下來,雙方損失慘重,都退出了風陵渡,而井一男留下來,因為他有一個更大的陰謀在等著牧良逢。西鄉對井一男說他把趙小田弄來了。

張一問淩子小田她在哪裏,淩子說井一男留下了紙條讓他們到茶館找她。張一和淩子來到了茶館,說這裏一定發生了激戰。他們進了茶館,兩人互相讓對方快走,最後張一手臂中彈。西鄉抓住他對他開了槍。淩子說他們是畜生,就走了。

小田被綁著走不了,心裏痛苦極了。

淩子咒罵井一男和西鄉,井一男說淩子徹底背叛了日本,於是就開槍打死了淩子。淩子臨死前就說中國人是打不垮的,讓他收手。井一男想到了他和淩子的以往,又開槍指著西鄉。西鄉說他們來到中國的使命就是戰爭,還說井一男現在隻有優柔寡斷。井一男放下了槍,西鄉走了。

宋隊長在樹林裏找到了一隻鞋,於是用槍指著藏在樹後的劉仁貴,他說劉仁貴是漢奸,要送他到鎮上。劉仁貴趁宋隊長不注意,殺了宋隊長。牧老爺子看到了劉仁貴就準備開槍殺了他,劉仁貴同時也開了槍。牧老爺子臨死前對柳煙和小金鈴說讓他們告訴牧良逢說老馬就是牧良逢的爸爸。

而另一邊,井一男以趙小田為誘餌,等著牧良逢的到來。牧良逢來到了他家看到了樹林裏到處都是陷阱,還看到了小田被吊在他家的屋簷前。小田下麵的土是新翻的一定有地雷。於是井一男對牧良逢說為什麽不開槍,是害怕死了嗎。於是猛子就說他們三個一起開槍。井一男說他知道失去最心愛的的人是什麽感覺。這時,小伍說西鄉不見了要是再有他的襲擊就更糟了,於是小伍就跟西鄉對質。小伍單手舉槍做投降狀,西鄉打傷了小伍一隻手,小伍趁他鬆懈之際連開兩槍打死了西鄉。

猛子讓牧良逢準備於是開槍,牧良逢飛奔過去抱住小田,沒讓小田掉到地雷上,正在這時,井一男準備對牧良逢開了槍,小田替他擋住了子彈。猛子生牧良逢的氣,小田不讓猛子埋怨牧良逢,他不願看到自己的親人為了自己互相埋怨。小田取下來自己的戒指讓他給柳煙,牧良逢攥住她的手,讓她拿著戒指。小田說結婚到現在,牧良逢還沒有吻過自己,於是牧良逢深深的吻住了小田,抱著她,為她重新戴上了戒指。

猛子追著井一男在樹林裏跑。到了絕境,牧良逢也追上了,這時井一男隻剩下一顆子彈,井一男想起了將軍的話於是要跟猛子同歸於盡。猛子從背後用槍指著井一男,他們正在僵持之際,牧良逢從水中跳出來,用到殺了井一男。猛子傷心說他應該陪著他妹妹,井一男是他的。於是兩人抱著痛哭起來。

張團長犧牲了,牧良逢看著他的照片心裏難受。得標在張團長的墳前也開始懺悔,說以前他隻為了明哲保身,逼著他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牧良逢拿起筆心裏想起了為他付出的趙小田,他欠他的太多了。牧良逢又回到茶館太想進去了,過去的一幕幕浮現在眼前,他怕自己進去就走不了了,於是他決定奔向遠方。

柳煙這個倔強的女人決定放下一切,追隨牧良逢去尋求新的生活。

牧良逢走到半路遇到了小伍和猛子。牧良逢說他違背了自己的誓言,可是他們都舍不得他,於是大家就決定加入共產黨。

    林誌穎曝kimi粉裙照 Kimi看後:“

    Kimi兩歲時穿女裝舊照 林誌穎曝kimi粉裙照 Kimi:一點都不酷! 近日在微博透露想再要個女兒的林誌穎,繼曬女嬰服裝、跟Kimi討論想要弟弟妹妹之後,曝光重磅獨家!今天下午,林誌穎在微博曬出Kimi兩歲時穿女童裝的照片,調皮透露Kimi不悅表示這樣一點也不酷。...

    南航陶荔芳 南航陶荔芳十分風騷

    南航陶荔芳十分風騷好色,與上司盧宏業開房410天。一年才365天,這兩人竟然開了410天!這是有多饑渴?光是房費就高達36萬元!網上爆料稱盧宏業把陶荔芳從臨時工轉為正式工,並提為年管18億工程的央企副處級經理,陶荔芳成中國升遷最快、央企最牛的副處長。據...